ppoochrochro

剔骨

偷一口甜兔:

*骨科/强强 注意避雷

05



/
欠他个人情了。
朴智旻很清楚地在心里头盘算着,身后人跟随的脚步不急不缓,轻重有次地响在耳边。方才田柾国与自己似乎搭档默契的一幕幕还不停在脑袋里回放着,叫他莫名地无所适从。
心不在焉地走到马路口看红灯停下脚步,朴智旻盯着斑马线有些出神。
后背却忽地被身后的人掌心不轻不重地拍了下。
“绿灯了。”田柾国淡淡的声音从耳侧传来。
手掌触碰到落下放回身侧的动作干脆利落,也没拖泥带水的感觉。
朴智旻沉默着,迈开脚步向前走。
身后的脚步声一直耐心地跟着。
于是没走几步他又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回过头,瞪着田柾国发话了,“你能不能别跟在我身后走。”
田柾国被呛得莫名其妙,“啊?”
气氛莫名有些尴尬了,朴智旻也不知道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别扭具体是为什么,只是模糊地搪塞道,“我……一个人走。”
周围空气在他话音落下之后突然安静了几秒钟,朴智旻抬头挺胸气势丝毫不输地目视前方等待着田柾国的答复,脸上仍然是没什么表情。
“哦,好。”田柾国才微微启唇回答道,语气里似乎透着些玩世不恭的笑意。
朴智旻略有些僵硬地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自己背着书包,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向前去了。

田柾国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朴智旻直挺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视野范围才缓缓动身。
他今天似乎是意外地听话啊,居然没有反抗什么的。
八月酷暑的炎日穿过绿化的树梢打在他的小臂上,仿佛要在那里灼出一个洞来似的。
田柾国抿了抿唇,抬脚步伐轻快。
他一步一步地加快速度,一步一步地将幅度迈大,最后跑了起来。
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的,他只是大步地奔跑着,一直到那一抹背影再次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才渐渐慢下来,微喘着气定睛看去,见朴智旻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奶香的甜筒,而拿着甜筒的人似乎是在出神,走路心不在焉地,步履缓慢。
田柾国目光一沉,两大步走上前去。
而这会子朴智旻正直视前方出神,猝不及防地手腕被忽然握住一扯,身后侧有气息瞬间靠近了,下一秒就见一个脑袋微微垂下来,张口一口咬掉了他的半个甜筒。
来者被冰得龇牙咧嘴,却又扯起嘴角冲他道,“爽歪歪。”
“……你有毛病吗。”朴智旻无语,他看看自己手里的半个甜筒残骸又看看眼前的人,嘴角甚至还粘着奶白色的甜筒痕迹。
田柾国扭过头无视了这句话。
两人斗闹间,已不知不觉走到了家楼下,朴智旻摁了电梯按钮,两人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地等着。
田柾国百无聊赖地低头摆弄着手机,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边沾上的甜筒味道,周围一时间安静下来,只有偶尔呼吸的响动。
朴智旻拽着人领子凶巴巴的模样还在脑海里不停回放,田柾国抿了抿唇,低头看着手机桌面上的大海壁纸,有些出神。
电梯在这时候“叮”地响了一声,厚重的铁门缓缓向两侧滑开,余光里身侧的人迈开脚步走进去。
“朴智旻。”
走进电梯里的人闻言身影微怔,回过了身。
“干嘛。”
四目相对,他眼里波澜沉静如湖水。
没有下文了,田柾国抬脚也跨入电梯,在朴智旻不明所以的目光里昂首目不斜视盯着前方缄了口。
他只是突然想叫叫他而已,没有理由的。喜欢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情,就从一个人偶尔不经意的细枝末节开始,而田柾国最在意的也就是些旁人完全无感的细节。不需要理由的,那股甜劲儿就冲上来将初见时候的排斥给消散了。
他确实被朴智旻吸引着,明明应该讨厌的来着。

晚饭结束之后,班级群里便发出消息,根据教育局指示,学校补课暂停,从明日开始放假至八月三十一号下午五点返校。
一看就是被举报了。
田柾国手指轻轻滑在屏幕上,嘴角勾起一点嘲讽的笑。
刚退出聊天程序,消息通知又弹出来——郑号锡约他去玩。
田柾国很快回复道,“不去。”
那边又发了一大堆或者硬泡或者软磨的话语,最后直接甩了个KTV地址留下一句“不来你就死定了”的话,下线了。
田柾国“靠”了一声,将手机锁屏摔到桌上,静默了几秒复又伸手去捡起。
他盯着黑屏的手机,出了会儿神,才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去衣柜里找衣服。
刚脱下校服上衣,将卫衣短袖往身上套的时候,周围灯火通明的房间却在一声“滋滋”声响过之后瞬间陷入黑暗里。
田柾国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有刹那的迟钝,复迅速结束了更衣,将房间门打开向外查看。
木门刚被推开,他还未站稳脚跟,伸手不见五指的眼前忽然多出一点动静,紧接着怀里便狠狠撞入一阵淡香。
“啊。”一声轻呼传入耳里,田柾国稳了稳身子,脑袋看向窗外,街上还一片繁华,微光从客厅的落地窗透进来,而邻幢的楼户却也整片的黑灯瞎火。
得了,这是停电了。
怀里的家伙也在这短暂的几秒钟内迅速反应过来弹开了身子,田柾国感觉到这活动,回过头隔着微弱光亮朝面前那黑影看过去。
“抱歉……”不等他开口询问,面前这家伙便抢先一步声音严肃地开口了。
田柾国却没给他把话讲完的机会,大脑运转着得出一个好笑的猜测,“你怕黑。”
对面的人明显一愣。
被他发现了。
朴智旻咬紧下唇,手指有些不安地绞着——在黑暗中他才敢这样放肆一些表达自己此刻的紧张与局促,懒得再装淡定了。
完全被发现弱点了,田柾国该怎么嘲笑他呢。
他甚至已经在方才那短短三个字的话语中听出了眼前人字里行间隐藏着的淡淡笑意。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朴智旻咬着唇,平静着声线问道。
“没什么。”那人却说。他开始在黑暗里抬脚,打算从他身边经过,却又在擦肩时轻飘飘丢下一句,“我出门了。”
不知道是不是会意了,朴智旻心里头默默打鼓。他这是在给自己递信号,暗示自己示弱一下说不定他能带着他一起出去的意思吗?
“朴智旻,逞强没意思。”
“那,”他在他话音刚落便开口,挽留住人离开的步伐。黑暗里怕黑的家伙此刻就如一只无措发抖的小白鼠任人宰割,甚至连伸手拉扯住人衣衫的勇气也没有了,更别提平日里的嚣张气焰,这会子全数放屁。
可朴智旻在吐出一个字节后又没了下文,死死抿着唇做最后挽留尊严的挣扎。
直到田柾国离开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朴智旻估摸着这人大概已经走到了玄关,才开口道,“我也,去。”
“什么?”田柾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语气里透着股淡淡的戏谑劲儿。
他这是在逗他呢吧。
朴智旻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我也去。”
“哦——”那人将声音拖得老长,朴智旻甚至能想象出田柾国应答这声时候的欠揍表情,“那你现在走到玄关来吧。”他刁难道。
朴智旻深吸一口气,道,“我,做不到。”
“为什么?”
“我害怕。”
这下朴智旻是确确实实地听见了田柾国在黑暗里轻笑的声音了,呼哧呼哧地。他在心里头骂着这小区物业为什么还没把电网修好,嘴上却还要昧良心地示软。
他以为田柾国还会再刁难他几句,再叫他撒个娇什么的,才会从玄关过来接他,可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就听见有脚步声在耳旁清晰又坚定地响起,然后便能闻到田柾国身上淡淡的清香,以及感受到了他体温靠近他的身旁。
“朴智旻,”田柾国低沉好听的声音轻轻响在耳畔,朴智旻任由其温热的手掌贴上自己的胳膊,领着自己一步步目标明确地迈开脚。
几步便到了玄关,两人迅速穿好了鞋。
偶尔示弱挺好的。
朴智旻。
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我喜欢男人。

好别扭。
从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起,朴智旻就打心底感到一股别扭劲儿。
弱点真的是个叫人难受的东西。
可田柾国的弱点又是什么呢。
“现在去哪。”
“KTV。”
气氛微妙。似乎有什么东西,相比于初见时候,变得不同了。



/
两人一前一后推开包厢门走进去的时候,只见里面已经玩成了一片,一伙儿人举着麦克风大声嘶吼着,郑号锡也兴奋地站在中间扭着屁股,见田柾国来了便是上前一步一把搂上人肩膀,亲热地将其拉到中间坐下。
“这是哪位啊。”他指着朴智旻大声在田柾国耳边问道,聒噪的音乐声将他的问题模糊不清。
“朴智旻,我跟你说过的。”田柾国也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回答。
郑号锡点点头,热情地向朴智旻伸出手,“过来坐!”
朴智旻就被稀里糊涂地拉扯到座位的最中间,挨着田柾国一屁股跌到沙发上了。
郑号锡还没来得及跟两人说上几句,又被拉着去点歌机前瞎闹了,田柾国伸出胳膊自然地捞过两听啤酒,随手递给身旁坐着的这个似乎有些紧张的家伙,“会喝吗。”
朴智旻与他对视,一脸茫然。
田柾国“啧”一声嘴,寻思着一只手撑在沙发上向朴智旻耳旁凑近了,“我问你,”他的视线随之落在人的耳尖,“会喝酒吗。”
眼前这人白皙的耳尖却在他讲话的短短几秒钟红了个透,田柾国话音落下后也没着急推开,倒颇有些试探意味地停着动作,视野里就见朴智旻缩着脖子往后退去。
很暧昧的姿势。尤其是在朴智旻退开后,两人几乎快鼻尖顶着鼻尖,脸与脸的距离不超过五厘米。
“会。”朴智旻皱着眉头答应道,伸手生硬地将田柾国一把推开了。
“噢。”田柾国却似笑非笑地仍然盯着他看,一只手拨拉着易拉罐环,“咔”一声便将其打开了,另一只手垂在大腿上,他收回目光仰起头,喝酒的姿势随性散漫。
又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性感。
朴智旻也收回视线看向别处,打开易拉罐,仰头灌了几大口酒。
四周人声鼎沸,可似乎唯独两人,像独处在一片寂静里。

朴智旻会喝酒,但是酒量不行。
他今晚不知是没带脑子出门还是被田柾国那个突然靠近的耳语给搞魔怔了,一听喝了接着一听地,没一会儿便酒劲儿上头,瘫在沙发上不动了。
“田国,给献唱一首吧。”耳朵里嗡嗡地响,迷糊间听见有人叫了田柾国的名字。
说实话他来这局还是有点尴尬的,周围除了田柾国没人认识他,他也只认识田柾国,坐在这儿格格不入地只会喝酒,除了喝酒无事可干。自己也不是自来熟的性子,闷闷坐着倒像是自己孤立了自己似的,不合群。
“朴智旻,你唱吗。”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推了推,紧接着田柾国的声音传入耳里。
“不唱。”他却颇有些不耐烦地伸手拍开田柾国的手,别开脸闭上了眼。

似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朴智旻是在一阵一阵轻微的晃动下被摇醒的。
他缓缓睁开眼睛,就见自己被驮在田柾国背上,背着他的人正慢慢向前走着路,嘴里轻轻唱着好几年没听过的幼稚儿歌。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
朴智旻又缓缓地轻轻阖上眼。
“妈……”
却未感受到背着他的人,在听到这一声轻唤时猛然间怔住了身子。

回到家,却接到通知,小区电路检修,停电一晚上,至次日上午五点才继续供电。
田柾国骂了句“靠”,背着身上安详睡着的家伙一步一个台阶地爬上了九楼回到自己家。
进了家门后他便毫不温柔地将朴智旻往沙发上一丢,气喘吁吁地转身准备去浴室收拾一下自己大汗淋漓的身子。
这会儿已经接近凌晨十二点,窗外只剩月亮还残喘着发出微弱光芒,田柾国刚转身迈出一步,身后衣角便被一个力道猛地扯住。
他回头,就见朴智旻迷迷糊糊还半眯着眼似乎没睡醒的一副样子,一直手扯着他衣角,含糊不清地开口,“好黑……”
田柾国没有反抗,只这样静静地回头看着。
谁知这家伙下一秒便得寸进尺地用力开始将田柾国向自己拉近,手指头若有若无地蹭到他的腰际直接环住了他,脸贴上来,靠在腹部不愿动了。
“头晕……”朴智旻嘟嘟囔囔地声音从怀里传来。
田柾国顿时无语又无奈,他杵在原地干巴巴站了会儿,怀里家伙的脸蛋儿还搁在自己小腹的位置,颧骨轻轻抵着。
好热。
“喂,我要洗澡。”田柾国皱着眉头伸手去推推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开口道。
可怀里的人似乎并不打算理会他,胳膊抱着他的腰没有撒手,仍然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小憩。
又过了几秒钟,才听见朴智旻糯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热……”
“热你就放开……”田柾国还没说完,眼前人便瞬间环着他的腰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惯性的力道带着他,也不知是朴智旻有意无意,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背部撞在地上,幸亏田柾国及时反应过来用胳膊肘撑了下地,摔得还不算疼。
他有些恼了,正打算开口骂去,却见朴智旻趴在自己腹前,呼吸均匀平缓,脑袋还轻轻蹭了蹭他,喝醉后迷糊的声线软乎乎的,“晚安。”
酥痒难捱的感觉从小腹处似是点了火般地迅速窜上来,田柾国瞬间感觉到大事不妙,愣了几秒后一把将还未反应过来的朴智旻推开,起身冲进了浴室里。
“嘭”地关上门,他粗喘着气,俊脸染上不自然的薄红。
什么啊,他居然,起了反应了。


- 捧着薯片看支起小帐篷田国的热闹的tbc -

评论

热度(30)

  1. ppoochrochro偷一口甜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