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ochrochro

Seven

阿癫er:


希望朴智旻会明白,你痛,爱你的人会更痛。
拜托,快点好起来吧。


by阿癫



你就是我的第七根肋骨。




朴智旻病了,毫无预兆。

高温侵袭,掠夺原有的温度,冰冷夹带着细密的薄汗打潮了被和煦阳光晒软的布料,红彤彤的脸颊像煮熟的虾子,甚至能看到两颊饱含肉感地蒸腾而起了热气,虽然看上去美味诱人,可急剧缩短的眉距却终究掩盖不住半分难耐的疼痛,喘气粗重,灼烧着一小缕烫人的鼻息,身体却如同还未破蛹的春蚕,无力地拉拽着棉被的边边角角,缝补着所有可能的遗漏,试图在虚弱和粘腻的冲撞下捉住安逸的尾巴,将精神丢进约旦的湖泊,了无念想。

千种职业,何谓艺人,无非是透支身体贩卖梦想的行动家,爱慕,追随,闪光灯下的耀眼,这些总要以珍视的部分作为交换,即使有时还是会认为这是场不等价的交易。

是老毛病了,作为舞者身上没些伤痛都不好意思将“舞蹈首席”四个字说出口,长年累月的练习早已经让身体响起了警报,不过好在年轻,闷着头放肆地大睡一场胜过一切补药,日程繁忙,总以为忙过这段时间就能享受难得的闲适,可是却还是在万米降落后奔向另一座不算熟悉的城市,带着疲惫和疼痛。

而这一次,颈伤带上了高烧。

“智旻,起来吃点东西。”

帷幕落下,演唱会结束的刹那抽离了朴智旻仅有的一丝力气,意识迷离之际被人半抱半搂地带下台。滚烫的汗水是砸死人的重量,为脆弱披上外衣,如同潮汐卷集覆盖住呼吸,压抑于海底的火山喷发出超越沸点的岩浆,在瘦弱的身体上烫出一斑斑丑陋疤痕,揪着心脏醒目在浮华的背后。

实在,太好强。

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后果就是累死自己,因为内心太过柔软才会将疼痛当作错误,往常粉嫩的嘴唇此时只有骇人的白,强烈缤纷的光圈最终也未能将其晕染上些许生动的色彩,骨骼被抽取支点,在欢呼喧嚣中摇摇晃晃,最终,倒在了田柾国的怀里。

烫人的温度隔着单薄灼了心脏,脏话黏在唇角,脱离之际又因为那张虚弱的小脸而生生吞进了喉咙,田柾国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他明白健康永远是第一序列,如此掩饰疼痛到最后也不会因为你的坚强而有什么瞬间痊愈的奇迹,发白的病房床单长时间浸泡在充斥药物的空间,但又因为如今柔软的睡相而多了三份温柔,让人心软到不愿再去责怪。任性,倔强,这些都是引爆情绪的原料,将田柾国的冷静炸的七零八落。朴智旻从前告诉自己他不喜欢医院,因为医院的味道总是在阻碍呼吸,可是此时又因为负担的疲惫而睡的安稳。他还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单薄的胸腔缓慢起伏,细而长的睫毛在阴影中颤巍地投下一小片斑驳,实在不忍心打扰这样的他,可是又必须要叫醒他。

“智旻..”

田柾国知道他肯定很累,眼睛睁开的瞬间像是撕开一道即将痊愈的伤口,见不到血迹,却也足够折磨,朴智旻沙哑着嗓子不愿起来,哼哼唧唧地撒着娇要继续和枕头作伴,田柾国因为这样的小举动快要融化,却也不能因为他可爱就顺从妥协。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好吗?”

“我不想吃...”

热气腾腾的红豆粥冒着暖意,在碗里勾起醉人的香甜,软绵的红豆包裹着薏米淌出甜蜜,田柾国举着小碗坐在一旁,发觉手里的温度已比不上刚才烫手。

不能这样了。

于是,他含着一口热粥,捏住了床上人绵软的脸颊,随后印上了嘴唇。



一记亲吻终于唤醒朴智旻被睡意拉扯的意识,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食髓知味的田柾国半天说不出话,湿润的嘴唇还泛着被蹂躏后的水光。田柾国舔了舔沾有红豆香气的嘴角,直起身子,伸出手绕上朴智旻脑袋上翘起的碎发,捏在手里。

“我求你,不要再生病了,你是我的第七根肋骨,如果你痛那我真的会痛死。”

摘掉暧昧和嬉笑,如此严肃的情话让人害羞地抬不起头,余热随着药效渐渐散去,意识也在疼痛过后清晰起来,朴智旻的脸颊和嘴唇还保持着一致的淡红,但似乎又愈演愈烈。

“田柾国!你说谁是女人!”

清瘦的身体除了圆乎乎的脑袋外其余都被裹在柔软的厚重之下,像是扛着一座棉花山,很轻,又很暖,朴智旻想要抽出一条手臂教训眼前胡言乱语的臭小子,可是又被柔软的棉被困住了手脚,感觉自己的病都因为这小子而瞬间好了大半。

第七根肋骨,源自很美的传说。据说上帝创世纪时,在伊甸园中取下了亚当的胸口处的第七根肋骨创造了夏娃,告诉他从此以后你定要爱她入骨。遥远的誓言不过是在泛黄的纸张上承诺永远,可是田柾国却总是将它视为交付一切的情话,就连生日那天递给朴智旻的信笺上的第一句都是,


To 我的第七根肋骨


不感动是假的,还不明白这世间情为何物的少年把飘渺的爱情视作信仰,每天与他承诺“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纯真眼眸里藏着的是最澄澈的星辰大海,目光相对的瞬间,一眼万年。只是朴智旻总觉得这样的描述不够男人,一点都不适合他,双腿,两臂,他为什么不能成为这些代表男人坚强一面的象征,而偏偏是藏在血肉下最脆弱的肋骨,不是铠甲,只是软肋。可是又很奇怪,他无法否认自己每每在听到这样的告白后总是控制不住得飙升荷尔蒙,心动很久。

“你当然不是女人。”

微凉的指腹掠过亲吻红肿的唇瓣,轻抚摩挲,抹去虚弱的盛怒,太过温柔,

“你是我的爱人。”

“喂.....”

朴智旻他,又开始发烧了。






END



评论

热度(73)

  1. ppoochrochro阿癫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