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uch

baibai

脸红思春期

阿癫er:

脸红思春期


by阿癫



“我去,朴智旻你不至于吧,怎么又脸红了?”

田柾国拿着刚从二号街拐角处买的奶茶匆匆跑来,还没来得及平复呼吸灌进几口萧瑟北风,就被朴智旻肉肉两颊飘起的红晕刺激地血液倒流。

“大冬天的你在这儿发情,又看到他了?”

“嗯....”





其实田柾国也不清楚自己口中的“他”究竟是来自哪座魔仙堡,只是自最近开始朴智旻都会因为那抹不知名的身影而小脸红扑扑,想要归根究底地问问他那货到底是谁,可是也只是换来对方顶着再次红了几个色度的脸怯怯地说,

“你不认识。”

呵呵,他不认识,他肯定认识,两个人从穿着开裆裤起就形影不离,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再一起脱了尿尿,两人之间你打打我我碰碰你,你抱抱我我亲亲你,普通男孩子间的嬉笑怒骂完全不是朴田二人的操作,这样互相疼爱的相处方式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在暧昧伴随下变得朦胧美好,至少在田柾国看来。

软趴趴的小孩儿连心思都像他绵软的脸蛋儿一样吹弹可破,本以为两人间只存在着一张不必捅破的窗户纸,可谁能料到会出现这样一个不速之客成为他们之间的防弹玻璃。记忆里的那天阳光正好,难得的暖冬让萧瑟充斥着橙黄色的绚烂,小人儿不正常的通红两颊在眼下突兀闪现,让田柾国又爱又气,捏着圆润的下巴对上自己喷火的瞳孔,恶狠狠地质问让他脸红成这样的人到底是谁,或许是真的被自己脸上少见的怒气吓到乱了呼吸,朴智旻瞪着可爱的圆眼睛伸出胖嘟嘟的手指随意一指,田柾国迅速顺着短小的手指看去,一个身穿白色校服的男生背影投在自己的墨色眼底,一瞬间他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是庆幸朴智旻喜欢上了一个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还是难过自己和那人相比,除了性别以外都输得一塌糊涂,巨大的喜悦和痛苦在目光追逐着移动模糊的身影后瞬间缠绕心头,揪着最脆弱的神经又酸又疼,看着朴智旻羞地抬不起头,如同刚刚成熟的水蜜桃般娇羞灵动,压抑的愤怒和难过交织成一张网,严丝合缝地将田柾国结实包裹。

“哼,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从未有过的嘲笑摆脱意识的控制直白赤裸地钻出紧闭隐忍的唇齿,听上去没有半点温度。

“为...为什么不能!”

“你看看你,又胖又低,吃的还多,谁会喜欢拉着一个移动肉墩到处显摆。”

除了我。

长长的一句话只有最后没有说出口的三个字是真情实感的自我表达,这个又软又甜的小家伙自拥有记忆时就被自己护在身边,像是骑士一直以来守护着小王子,陪他游戏,伴他浇灌花园,可是突然有一天王子告诉骑士他爱上了邻国的公主,要和她一起手牵着手浪迹天涯去追求幸福,从今以后只能留下骑士一人和落了满地的玫瑰花瓣彼此温暖。此去一别,或许会就此永别,或许会欣喜重逢,如此堂而皇之的挥手在即使最初付诸真心的陪伴下也显得脆弱单薄,田柾国不是圣人,心甘情愿的付出和为了那人所谓的爱情而牺牲伤害无辜的自己,这样的愚蠢在依旧年少的他看来无疑是种残忍,少年尚未经历过爱情,可是也只是因为朴智旻的那隐约一指,模糊又彻骨的剧痛便随着扬起的指尖密密麻麻地包裹心脏,可是话一出口,心口的疼痛竟然没有减弱半分,想要发泄的苦楚一丝不漏地全部还给了自己,偏偏不明所以的朴智旻也在听到那句并非真心的嘲弄后悄悄红了眼眶。


相识十几年,印象里的田柾国从来没有这样嘲笑过自己,即使同学朋友甚至是父母都曾明里暗里的提醒着自己要节制饮食,否则肚子上的肉圈圈就会越积越多,可是这世界上美食这么多,酸奶布丁果冻和巧克力蛋糕,就连白糖都是诱惑的引子,拉扯着意识深陷在食物的漩涡,让人欲罢不能,然而这些年也只有田柾国会在被嘲笑的自己身边递上一颗软糖,捏着脸说“你别听他们的,我觉得你一点都不胖。”那时的温柔随着滞留在街头,回荡着小吃香气的寒风失了踪迹,朴智旻吸了吸泛红的鼻头,鼻腔中涌起的酸涩快速到达雾蒙蒙的眼底。

要问田柾国这辈子最怕什么,朴智旻的眼泪一定排在top1,从小开始只要那人一耷拉下他的小眼角,自己的怒气就像被戳破的气球,“嗖”的一下飘在半空,坠下干瘪的橡胶体,可怜又好笑,而现在的朴智旻更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委屈样子,脸蛋上挂着温度和羞怯相互作用下的淡红,睫毛水润,吊着似有似无的清透,想到刚才自己的失态,田柾国恨不得蹦进汉江清醒一下,他泄气地挠挠头,把手里奶茶塞进朴智旻手里后软着嗓子柔声说道,

“等着别动,我马上回来。”

想要在夜市里找到朴智旻爱吃的东西比1+1不等于3还要简单,蛋糕,芝士条,章鱼丸子和辣炒年糕,没过多久田柾国就装着满肚子的凉风从街道另一边跑来,手里提着不同颜色的食品包装袋。

“呐,都是给你的。”

“切,你刚才还说我是个移动肉墩。”

阵阵热气在袋子里飘渺缠绕,在美味驱使下朴智旻一边嘴硬一边轻舔嘴唇,湿润的眼神黏在炒年糕的浓郁酱汁上,计划着先吃哪个比较好。

“我瞎说的,你胖胖的才可爱。”

两人很少吵架,天大的矛盾也只是需要几口零食就能做到“风过无痕”,听完这话朴智旻如释重负,心情好了一大半,迅速朝自己嘴里扔进一小块芝士,甜甜腻腻的香气瞬间融化在舌尖,让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都乖乖地原路返回渗在眼底,眼尾的笑意伴随尚未干透的潮湿,小巧粉嫩的嘴唇吧唧吧唧动个不停,笑嘻嘻地吃了好一会儿,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么,鼓着脸颊肉抬眼问,

“可是国儿,你说,真的没人喜欢我这样的么。”

“怎么会,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你这么善良,还这么可爱。”

“那你呢?”


低头整理垃圾的田柾国手里一顿。

“emmm..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和你身高差不多,体重差不多,性格也差不多,我觉得...品味应该也差不多吧...”

听到这话,田柾国勾了勾嘴角,企图用笑意掩盖眼底翻涌而上的自嘲和失落,盯着朴智旻粘着粉白的脸颊,挂着笑意的尾声对他说道,

“我当然喜欢了。”

最喜欢。







圣诞的氛围卷集着拥挤人潮,如同涨潮般汹涌,一个随意激起的浪花就足以吞没攒动的来来往往,吃过零食的两人并肩而走,满心欢喜地期待汉江边的烟火表演在圣诞这天会不会比以往更亮丽壮观,然而拥有这样心思的人何止他们俩,前往汉江的过程堪比“釜山行”,他们像两只行军蚁,不断被迎面走来的行人隔开,田柾国几次想要拉住朴智旻的手以防走散都没能成功,看着朴智旻被一群男人女人大人小孩挤地找不到北,一气之下一把扯过朴智旻纤细的手臂,粗暴地裹进自己的外套,以前胸贴后背的姿势慢慢在拥挤中挤牙膏般一点一点向前挪。

有力的心跳贴在棉服下的蝴蝶骨上,臃肿厚实的布料像是要被心脏的跳动戳出几枚窟窿,砸在身体上微微泛着疼,头顶上是田柾国清晰的呼吸,拂过头皮,像是强烈的电流在大脑中滋滋作响,噼里啪啦地烧断尚存的理智,后背传来的人体温度烘烤着身体的每一处,犹如置身阳光倾泻而下的青青草地,软绵绵的草料在身下轻快地绿着,温暖蓬勃。朴智旻低着头,不动神色地往田柾国怀里钻,一寸一寸,恨不得融化在这片温暖,通红的小手轻轻搭在田柾国的手臂上,摸索着他性感的肌肉线条,露在外套外的小脸又悄悄红了三百个度。





“我的天,你的脸怎么又红成这样?”

磨磨蹭蹭地挤过细密的人群,又慢悠悠地紧了紧朴智旻软乎乎的身体后田柾国才将他松开,可是眼下红的刺眼的肌肤却让他心脏狠狠一紧,两颊病态的红甚至沾上了眉梢,眼尾犹如火烧般,看起来又热又烫,田柾国吓得不轻,摘下围巾二话不说开始往朴智旻脖子上套,语气凶恶,

“你这小孩儿简直要气死人,我说让你多穿点你还不听,现在...”

“不是的...”

“那就是又看到他了?这么多人你都能看到他?”

“不是!我...”

通红的小脸儿像是放在火架上来回翻烤,烫得不像话,又羞又臊。

“智旻。”

半冷半热的手掌抚上眼前滚烫通红的两颊,严肃认真却有种无以言表的伤感。

“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他,我可以帮你的,你告诉我他是谁,我去帮你说。”

“不是!”

“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你这样脸蛋儿红红,退缩又胆怯,你放心,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虽然远远比不上我。

“真的吗?”

朴智旻眨巴着眼睛小心地问,小脸又是一红

“真的,相信我。”

烟火表演马上开始,街头开始新一轮的嘈杂,交错的人声混合着耳边的呼啸也无法遮挡胸腔里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朴智旻心口又酸又软,满腔柔情堵在喉头刺痛起眼底的酸涩,他咬着唇,在了无边际的黑暗中眼神温柔,语气坚定,如同倾吐一句埋藏已久的誓言,拼尽全力将一字一句剥离心脏,话出口的瞬间心尖儿微微见血,却在血珠中尝到了甜蜜

“我信了,因为他刚刚告诉我,他很喜欢我。”

绽放的烟火点亮浓稠黑夜,猝不及防的声响炸在缭绕的半空,明媚一瞬,裹着承诺消逝于耳际,田柾国眨着眼睛,一脸迷茫,想要捕捉跳跃在空气中星星点点的柔软字句,却在混乱中看见烟火照耀下越加漂亮可爱的面孔。

朴智旻踮起脚尖,红着脸扣住高领毛衣包裹着的脖颈,吻住和自己脸色相一致的滚烫耳垂,小声念叨,

“你可真是个笨蛋。”

琥珀般的眼眸荡漾着轻柔的水波,在目光相对的瞬间在眼尾挤出几缕透亮的光芒,如同爱情点燃起的火光,盛大耀眼,

“那个人一直都是你呀。”



END

评论

热度(147)

  1. tomuch阿癫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