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ochrochro

MU:

裁衣匠。【画了自己的工匠猫儿子】

futarisa:

《有期离别》C1-C6
国旻/现实向/情节虚构 切勿上升
*更新的是456三章

(这个更文速度我可能会猝死)

银斯基Ginsky:

萌鲁次的可以去这个太太的个人站看一下……这位太太简直就是我的大宝贝儿

http://outboundmuseum.sakura.ne.jp/framepage.html

银斯基Ginsky:

老早之前就打算画一个次鲁次双向暗恋+双向嫉妒的短篇……但是一直被各种事情分神……现在放出两张预览来断自己后路。请群众监督。画不出来我妄为猴子和阿爸的女人。

芝芝桃桃 【国旻 小甜饼】

舔糖队长:

芝芝桃桃 【国旻 小甜饼】
  无厘头乱打小脑洞。
  ……
  朴智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巨大的,透明的坚硬容器里。
  这是什么呀?
  他不禁发出了小小的疑惑,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阻隔着自己和外面的容器壁上,只感觉到一丝冰凉凉的温度。
  这个透明容器把自己关起来了!
  想到这里的朴智旻先撑着凹凸不平的粉红色地面让自己站起来,才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朴智旻之前是桃园里最快乐最可爱的一只桃子精,住在最甜美最大的水蜜桃里,每天的乐趣就是听在他寄居的桃树上停留的鸟儿们说八卦。
  “哎哟我和你说那西边的那人家闹离婚吧!”
  “东面的那对夫妻倒是和和美美,孩子也长得很好看!”
  “公园里的小妹妹又给我们喂了小米!”
  几只麻雀特别能说道,在他上面叽叽喳喳,让他的生活多了点乐趣。
  然后他就跟着桃子越长越大越长越大……然后有一天,有人把水蜜桃从枝头摘了下来,正在桃子里闻着桃子香气睡懒觉的朴智旻只听到清脆的一声,迷迷瞪瞪地翻了下身。
  再醒来就变成在这个透明的容器里头了!
  难道是有人想要吃我……
  想到他住在桃子里头时候在他外边走来走去的那些巨人们,朴智旻恐惧地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死命地把小脸蛋贴在容器上想看清楚自己在哪里。
  “你在做什么?”
  直到上面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我被困住了……”朴智旻正想着抬头诉苦,就被上面露出半张脸的男孩子震了震!
  他自封为最可爱的桃子精,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比自己更加可爱的精怪,但是上面那个男孩子不一样,他哧溜一下就沿着杯壁滑了下来,落地的姿势又帅又酷,软乎乎的小脸蛋上眼睛眨巴眨巴“我是田柾国,你是?”
  “我,我是朴智旻。”
  桃子精第一次看到那么好看的男孩子,语气结结巴巴的“你,你也被困住了么?”
  “没啊……”田柾国的语气随意“我是看到里面有你,所以进来陪你玩的。”
  “真的嘛?”桃子精睁大了眼睛,随后怯生生地自我介绍“我是桃子里诞生的妖精……你呢?”
  “啊原来是桃子里出生的……怪不得粉粉的……”田柾国好奇地戳了戳朴智旻粉嫩嫩的脸颊“我是芝士里诞生的妖精!”
  “芝士……是什么?”在果园里出生的朴智旻第一次听到这样子的名词。
  “很好吃的芝士哦!就是那种厚厚的,口感有咸有甜的……上面还会盖上抹茶粉……”
  说到自己的原身,田柾国来了劲,噼里啪啦一通说,还没说完,就感觉容器整个摇晃了起来。
  “小心!”
  田柾国伸手过去接住了差点摔倒的朴智旻,朴智旻刚刚露出了一个感激的微笑,就又是一阵猛烈的摇晃。
  朴智旻整个撞到了田柾国的怀里。
  啊,晕乎乎的,香喷喷的。
  桃子精迷迷糊糊地想,透明容器,可能也不是那么坏。
  【外面。】
  舔糖捧着杯子“今天的芝芝桃桃还是那么好喝!那么香!我再晃晃!”
  END
 
 
 
 
 
 
 
 

藤花与草莓 短完

futarisa:

#国旻


*纯脑洞的纪实文学


FROM.岛间港


C0


“唉,《枕草子》里有这样一句话:雪花飘在水晶念珠、紫藤花、梅花上,漂亮的婴儿在吃草莓。清少纳言也生过孩子吗?婴儿吃草莓的时候,嘴唇美到极致了吧。”


C1


他们相识与16岁。


从白天到夜晚,练习室永远是封闭的火热着,为什么封闭?因为音乐声音太大,会引起附近居民不满。练习室的窗户经常是关闭的,被大大的厚实的窗帘覆盖着。


夏天会换成比较清爽一点的,比如田柾国现在就看着朴智旻跟金泰亨在那里又蹿又跳的挂着窗帘。音乐停了的话,朴智旻会伸出他肉肉的手,冷不丁地打开一扇窗户。


田柾国不喜欢把门窗关紧,气味敏感的他,汗臭浓重的练习室像个炼狱。可是没办法,这里是首尔,是公司,他的好恶没人在乎。


他一直在静静忍耐,老师说,月评第一名,就可以享受独立练习室,所以田柾国拼命练习,就为了争取独立练习室,就算没有,单独使用练习室也可以啊。


可是在评测结果出来之后,田柾国才算傻眼了,他没有想到,朴智旻只来了一个月,第一次参加月评,就把第一这个光荣的头衔抢走了。


舞蹈老师笑着拍着朴智旻的肩膀,底下的练习室没有几个真心实意的鼓掌的。越靠近出道选拔时间,这样突然冒出来的黑马,才最让人心烦。


“钥匙交给你保管了,这一个月,你可以随时来练习室练习,不用按时间表。”老师把田柾国梦寐以求的那枚钥匙,放进了朴智旻的手心。


笑的眼都不见了,有那么开心吗?田柾国不屑的转过头去,金硕珍还以为他因为失败而气馁,关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C2


又是老师集体授课时间,窗户又被紧紧关上,前面男生的汗臭熏的田柾国快要晕倒了。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时间,田柾国第一次主动的跑到窗户边打开了窗户。


“哎,智旻…单独练习室用的怎么样啊?都练习了什么?”同组的一个练习生,边拧着瓶盖,边询问朴智旻。


“啊?”朴智旻摸着后脑勺羞涩的笑了起来,“没有练习什么啦,今天也是跟大家一起来的。”


“切。”男生毫不遮掩的冷笑让气氛有些许凝固,不过练习生哪有同仇敌忾的呢,不过都各自为营罢了。田柾国冷然的看着朴智旻那有些垮掉的嘴角,虚伪。


可是跟自己认识比较久的金泰亨却走过去,搂住朴智旻不算宽阔的肩膀,不知道趴在朴智旻的耳边说了什么,两个人又嘻嘻哈哈起来。


“智旻跳舞真的厉害!还帮我纠正了好多动作!”晚上,金泰亨在田柾国的上铺翻来覆去,激动的说着他这个交际达人的新朋友朴智旻,多么优秀,多么完美。


“那么喜欢你滚他床上睡吧——”田柾国踢了一脚金泰亨的的床板,示意他安静一会。


“我也想啊,可是智旻现在一个人睡在公司杂物间那里啊…”


“啊?”少年本来不耐烦闭上的双眼因为惊讶瞬间生理性的睁开,“杂物间?放凳子那里?”


“是…韩组长说咱们这宿舍住满了…唉,智旻这个人是真的有点憨憨的,我今天说让他过来跟我一个床,他还拒绝了…你说,地板哪有床睡着舒服啊…”


田柾国听着金泰亨碎碎念着,要是平常,田柾国早会在这念经似的的自言自语中昏睡过去,可是今晚…肯定是月光太亮了,田柾国神经质的下床把只是透着一丝光的窗帘拉紧。


好像这样就能安睡了。


确实是睡着了,不过田柾国做了一个很无语的梦,他竟然梦见自己和朴智旻见面,然后把他从练习室扛到自己床上,命令他赶紧睡觉。


这叫个什么事啊,没梦见全智贤孙艺珍就算了…竟然还梦见一个男人?


田柾国基本上都是除了朴智旻第一个到练习室的,昨晚之前田柾国还奇怪,不过现在真是一点也不奇怪了——毕竟人家离练习室就是一个走廊两步路的距离。


“柾国弟弟!”朴智旻给他打招呼,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天气不错的原因,田柾国竟然意外的没觉得厌烦。朴智旻坐在那里笑眯眯的,不算很大的手还半个被袖口遮住,跟个小孩一样晃着手。


“嗯。”田柾国故作冷酷的点点头,把自己的东西放在那里,结果一转头,就是朴智旻凑过来的身子。


“你…吓我一跳…”


“怎么吓你了?练习室就我们两个你不知道吗?”


朴智旻故作轻松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这是他鼓起勇气第一次肢体接触,朴智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田柾国的反应,还好,漂亮脸蛋上并没有出现怒气。


“呀…你小子…就没听你喊过我哥,你以为你口音藏的好,我这个釜山老乡就听不出来了?”


听着朴智旻那熟悉的方言,田柾国心情是有放松的,平常用首尔话端着,一字一句都怕说出来被嘲笑。听到亲切的乡音,田柾国觉得朴智旻也没他想的那么讨厌吧。


“智旻哥?可以不?”


“嗯。”


自己只是喊了句哥,至于害羞低头吗?


“我有个和你一样大的弟弟呢,在釜山,你说巧不巧?”


“嗯,我哥跟你也一样大…”


“真的吗?这么巧?”


不出所料,朴智旻果然兴奋的扑了过来,“呀!我们真是…太巧了吧!”



C3


相熟于17岁。


田柾国摆酷脸,朴智旻迎笑脸。“真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线…”金硕珍摇摇头,心里也不由得为明天的月评担心。


“离选拔组越来越近了,这次月评真的非常重要吧…小国,我挺害怕的。”


路边花坛上的紫色小花在摇曳。那紫色浮在夜晚寂静的空气里,像朦胧的幻境。便利店外,两个小小少年,正坐着互诉烦恼。


“我妈妈喜欢养花,她最喜欢紫藤花,她在书里看到说,奈良公园里的紫藤花开的最好看…”


“但是她没去过日本,没见过真实的紫藤花。我想…如果我能出道的话,赚很多很多钱之后,我就带她去日本,虽然,我不知道那作家写的紫藤花开在哪…但是等我出道了,带她去,找一找一定会找到的…”


“可是如果我,被淘汰了…我就回釜山…妈妈可能一辈子不去日本,可是在釜山一年见不到我,她会更难受吧。”


“哥,你瞎说什么话呢…”


田柾国喝完了一罐汽水,轻松准确的投入到旁边的垃圾桶中。二氧化碳让他打了一个酸麻的嗝,引来了朴智旻的一阵轻笑。


田柾国是个挺好面子的人,朴智旻知道,像打嗝放屁这种,田柾国甚至羞于说出口。所以刚才…是在逗我笑吗?


能跟他一起出道就好了。朴智旻想,能跟田柾国一起出道,能赚大钱带妈妈去日本看紫藤花,能…太幸福了。幸福到朴智旻觉得肖想都是一件类似白日做梦的羞耻的事。


“啊…泰泰发短信,让我们回去给他带一盒草莓呢。”


朴智旻阅读了手机上的短信,然后又走进了便利店。金泰亨多机灵,算好了门口的便利店有草莓,直接也懒得下楼走两步。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拎着草莓出来,一把夺过。“哎,这是给泰泰买的,我们吃了不太好吧?”


“谁掏的钱?”


“我…啊…”


“那你吃点会怎么样啊?白痴。”


“呀!你这小子干嘛说我笨啊?”朴智旻愤愤的从塑料袋里拿出一颗草莓,一口咬下去,酸甜的汁液在嘴中迸发。


是朴智旻吃草莓时的笑眼太过亮晶晶了,肉嘟嘟的嘴唇上草莓的汁液沾在上面,如果他走了,未来就再也不能和朴智旻这样在某个刮着微风的夜晚,一起吃草莓了。这样就有点可惜,他不想。


不想让朴智旻,成为他不算多长的人生经历中,那些匆匆擦肩的,遇见又分离的人一样。


朴智旻之于田柾国,比起说不想承受这种相熟喜欢的人,渐行渐远的无奈之感,更多是,不想失去。


心有些微微发热。


“哥,你一定会出道的。”


你又好看,又优秀,又努力。


“吼,那就借你吉言。”


门禁时间快到了,两个人飞快的跑着,像是奔赴着未来。



C4


第二天紧张的月评像是压垮许多练习生的最后一颗稻草一样,田柾国看着有两个练习生在测评室出来,就直接背上包离开了。


还会回来吗?不会了。


还有甚者,一两个一米八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偷偷抹眼泪,这让田柾国更担心还没从测评室出来的朴智旻了。


因为是分组测评,早早就测评完的田柾国所在第一组,还有第二组,第三组等测评完都被叫到了会议室。田柾国望了望测评室紧紧关闭的门,心里绷紧了一根弦。


过了好一会,朴智旻这组才进到会议室里。聚集了不少练习生的会议室并不像平常那样吵闹,以至于,田柾国想喊一声“智旻哥。”都害怕自己的声音显得突兀。


还好,金泰亨捞着朴智旻往田柾国这边过来,坐下。朴智旻额前的刘海发梢有些许汗的痕迹,人也比往常沉默。


都是,大家都一样,默默的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过来很久,导师们开完会才过来。进来的方PD脸色不是很好,大概选择人员的去留,并不比跳一支机械舞简单吧。


“虽然很痛苦,这个决定。但是必须的事情,无论怎么逃避,都是没有用的。”


“所以,念到名字的人,成为出道组。没有念到名字的人…你们是去是留,你们选择什么样的未来,我都尊重你们。”


一时间,田柾国感觉整个会议室都没人敢呼吸了。这样窒息的感觉,让本来挺有自信的田柾国也惶惶不安起来。


还好,第二个名字,就是田柾国。


朴智旻笑着捏了捏田柾国的手,田柾国知道,他是真的开心,可是他自己不是。


甚至走到方PD旁边时,都感觉自己的假笑快要挂不住了,如果念到最后朴智旻也不能走到他旁边,那么,他们以后得距离会不会真的从现在的十米开始,越来越远呢。


紫藤花,我也想看。


不知道花期,不知道方向,我也想跟你一起去找一找。充满未知数的未来,我也想和你一起闯一闯啊。


方PD每张开一次嘴,气氛就更紧绷,眼中泯灭的希望就更多。


一定要念,好不好。


田柾国握紧拳头,金硕珍也走到了他的身边,他甚至没有看最后一排的朴智旻的眼睛,他们隔着那么多练习生,却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去看对方的眼睛。


“朴智旻。”


我幻听了吗?


田柾国恍惚的看着朴智旻飞快走过来的身影,你幻听了吗?不是幻听对不对,你跑过来就是告诉我,这一切不是幻听对不对?


田柾国不顾别人的目光,狠狠拥抱了朴智旻。结果朴智旻一直趴在他的怀里不肯起来,田柾国感受到了自己肩膀上的衣服在一点点的濡湿。


直到宣布结束,PD和老师又说了些什么不重要。直到众人都陆陆续续走了。朴智旻还在哭,金泰亨也在哭,边哭边扒拉着自己的包,拿出了昨天晚上朴智旻给他买的那带草莓。


“哎…”金泰亨擦了擦眼泪,止住了哭泣。“我昨天让智旻买草莓就是想如果能出道,就大家一起吃的…”


朴智旻也算止住了哭泣,可是还是在田柾国怀里一抽一抽的。


“不过智旻…你这买几斤会不会有点少啊?我拎着,感觉重量不太对吧…”


“哥你不是最近举铁了么?力气变大也是正常现象。”


“噢噢,也对。”


金泰亨开始给每个人发着草莓,田柾国望向朴智旻红红的鼻头。


“还哭,白痴。”


“你也是白痴。”


两个人都想起昨晚夜色里的草莓,相视一笑。




END


*C0摘自川端康成《藤花与草莓》,也是本篇的灵感来源。


恃宠而骄 C9

thorn骨:

·前文链接:C1&C2   C3   C4   C5   C6   C7   C8


·忙内line主国旻


·中篇连载,HE保证


·攻渣,慎


·自嗨产物,请勿上升


—————————————————


“你说够了没有?”


压抑的低吼声踩下屋内透亮的日光,却又被空气中扩散漂浮的尘埃粒子不容置疑地撞开,最终破碎支离地坠到冷色的瓷砖地上。朴智旻的爆发毫无预兆,刘孜一怔,单薄的眼皮下压着浅浅的惊讶与无措。


朴智旻低垂着头,额前细软的碎发被汗水打湿,粘成了他堪堪用以蔽体的帘布。刘孜的视线落在他瘦削而略微缩起的肩膀上,直到捕捉到它轻微的颤抖,才重新弯起嘴角:“智旻哥怎么了?好好的发什么脾气啊?”


“刘孜。”


这一声着实又一次把刘孜给叫愣了——朴智旻的语气平静得不合常理,不夹带半分他预料中的怒气怨气嫉恨恼恨,甚至刘孜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的名字。


在刘孜愣神期间,朴智旻抬头朝他望过去,眼底黑沉沉一片。他咬字很清晰:“刘孜,能不能请你暂时离开,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刘孜了然般笑了,他瞥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蓦地说道:“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十二点了。”


刘孜眼角染上了几分孩子气的兴奋:“我走了以后你会怎么样呢?会哭吗?会崩溃吗?会想不开吗?还是……”


“什么都不会。”朴智旻面无表情地打断他,“我会好好的,这点不用你操心。”


刘孜皱了皱眉,眼神冷了几分,朴智旻却又在这时软下语气:“我就想一个人好好呆一会,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下次再发泄好吗?”


“智旻哥,你这算是在求我吗?”


像刘孜这种出卖身体狗仗人势的小明星,朴智旻一向不屑,但此时此刻他甚至提不起咬牙瞪他的力气。他沉默了半秒,说:“是,算我求你了。”


“朴大明星还是很聪明很会适应形势的嘛……”刘孜笑得眉眼弯弯。在他转身离开前,朴智旻却又开口叫住了他。


朴智旻嘴唇微微颤着,语带犹疑地问了句:“你……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某个人?”


刘孜脱口而答:“像泰亨前辈?很多人说我跟泰亨前辈很像。”


“那,田柾国……田总也这么说过吗?”


刘孜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说过啊,田总说他就是因为我跟泰亨前辈很像,才签下我的。”


朴智旻心一沉。


他明白刘孜只是看不惯他已久,想趁此机会找茬羞辱他,田柾国根本不可能把刘孜这种人放在心上。


但另一个可怕的猜想正在他心底逐渐构筑升腾上来,一点一点腐蚀刮磨掉他的皮肤,最终将他由内至外地吞噬。


 


朴智旻阖上眼,蜷曲的睫毛承受不住般抖动着。他抓着手机仰躺在皮质的沙发上。刘孜,金泰亨,田柾国,他之前从不曾同时联系到一起的三人,有个猜测在他心底生根,但在它成形之前,他仍旧不愿相信,或者说,他在本能逃避。


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怎么会呢?朴智旻低低地笑了出来,那声音闷在喉咙口,却更像是在拼命忍住眼泪。


他睁眼的同时也解锁了手机,汗湿的手指贴着屏幕划动,直到“田柾国”三个字在他通讯录中冒了出来。


他愣愣地看了一会,猛地从沙发上坐起身——他要问清楚,他一定要问清楚。


他究竟在这里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如果,如果田柾国跟他说“什么都没有,你想多了,连照片的事情也只是个意外”呢?


朴智旻于是给田柾国发讯息。他本来编辑的是【柾国,你跟金……】但打到“金”字,他的手指便骤然僵住了。


他死死按着删除键,直到短信界面重归一片茫茫的空白。


【你对我到底……】


他倏又停住,盯着那短短五个字研究了一会,最终还是将它们全数删去。


来来回回几次,朴智旻才最终按下了“发送”。


显示消息发送成功的时候,朴智旻又扫了一遍自己发给田柾国的短信:


【柾国,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我相信你,你只要解释,再荒唐我都相信你,哪怕不是真的,哪怕骗骗我都好。


田柾国,我朴智旻求你了,田柾国。


 


金泰亨推开门时朴智旻正直挺挺地在沙发上坐着,他手里捏着手机,几乎要将屏幕盯穿,完全没察觉到有人进来。


他已经这么僵坐了半小时了,连中间十二点过了都毫不在意——反正没有人会冲进总裁办公室来堵他。


金泰亨连叫了好几声才让他回过神。朴智旻回头的时候眼神中失了焦距,深陷的眼窝里盛了浓稠的化不开的潮气。


金泰亨舔了舔下嘴唇,不忍将视线停留于朴智旻脸上。他犹豫了一会,小声说道:“智旻,现在外面有点乱,公司楼底下全是记者,怎么赶都赶不完,你……你还是先别出去了。”


朴智旻只瞥了金泰亨一眼,便重新盯回了手机屏幕。


金泰亨皱眉:“你在看什么?”他凑过去望了一眼,发现是跟联系人田柾国的聊天界面,脸色瞬时沉了下来。


“你还想等田柾国联系你?你知道外面都传成什么样了吗?你还在这里巴望着田柾国回你短信?朴智旻你贱不贱啊?”


金泰亨语气不善,朴智旻也硬邦邦地回敬道:“我怎么样不关你事。”


顿了顿他又补上一句:“金泰亨,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请你出去。”


金泰亨一愣,转而嗤地笑了一声:“朴智旻,你是不是发觉什么了?”


朴智旻扭过头去不看他,胸膛大幅度地起伏,有什么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窒息感不间断地刺激着大脑皮层,难受、憋闷、剧痛,他几乎要怀疑,下一秒自己就会喘不过气来。


“既然你不表态的话,那我今天就跟你把事情彻底说清楚。”


“不要……”朴智旻轻声抗拒,尾音浮动漫延,好半天倏然消散,混搅在湿拧拧的空气中。


金泰亨却面不改色地接着问道:“你知道当年田柾国为什么会找上你当他床伴吗——”


“不要,金泰亨,别说了金泰亨!”


“因为——”


“我叫你别说了金泰亨你听到没有啊!你闭嘴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朴智旻尖声打断了金泰亨的话,他本能想抬起捂住耳朵的手被金泰亨牢牢抓住。


金泰亨紧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因为田柾国当年跟我告白被我拒绝,我告诉他,我喜欢的人是朴智旻。”


金泰亨放开朴智旻的手腕时才发现他脸上早湿淋淋一片,咸涩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至嘴角。他现在满心满眼甚至满口弥散开的都是自食其果的辛涩滋味。


刘孜说得对,他朴智旻还真不争气地哭出来了。


 


“智旻,你先别忙着哭。”金泰亨伸手小心翼翼地给他抹拭掉眼泪,神情很温柔,“你是不是还不清楚外面的那些传言啊?你看你,连自己的事情都不了解,倒是在这里为了田柾国那种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值不值啊你。”


金泰亨的语气更像是嗔怪,面对年轻不懂事的恋人的宠溺包容,朴智旻却摇着头拼命躲避着他为他擦眼泪的手。


金泰亨也不生气,他紧挨着朴智旻坐下,慢慢悠悠地说道:“X社本来是家没什么影响力的娱乐网站,这次倒是因为你的桃色新闻很是火了一把——脚踏两条船的当红男星,两位绯闻对象还都是同性,这可够他们炒好一阵的了。”


朴智旻猛然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


“哦,我忘了你还不知道啊,你跟田柾国在农庄度假的照片也被挖出来了,再加上你和郑岩的床/照,你知道你的形象在外界被毁成什么样了吗?”


“现在各家媒体都盛传,痴情田总为了你收购KM,你却见一个金主傍一个,把他一脚踹开去爬郑岩的床——朴智旻,你说这种事只有谁有可能做得出来?”


因为刚刚哭过一场,朴智旻脸颊边晕着浅红,现在他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惨白,他向后慢慢靠在沙发靠背上,好一会口中才喃喃道:“不可能的,怎么可能,田柾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哪里对不起他了,他要这么对我……”


朴智旻突然抬头望向他,猛地拔高了声音:“金泰亨你知不知道,我他妈免费给他睡了七年!他就算不喜欢我,他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啊?我朴智旻到底哪里惹得他不满意了?——不对,你是金泰亨,你怎么可能知道呢,你是金泰亨啊……”


“好了朴智旻,你冷静一点,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为了个田柾国,你至于吗?”金泰亨抓住他不停打颤的肩,皱眉看他。


“可是金泰亨,我喜欢了他七年,七年啊……”


有什么咸湿的液体再一次从朴智旻发红的眼眶中涌出来了,怎么止都止不住。


 


金泰亨环着朴智旻的腰将他搂住,好言好语地安慰着他。他感受到朴智旻将脸埋在他怀里,他胸前的布料被滚烫的眼泪浸湿,透过衣服渗进他的肌肤,盐水稀释了血液,疼痛、麻木混合翻涌。


朴智旻哽咽着一遍遍重复:“田柾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灼热的呼吸从胸口处向上攀爬,金泰亨注视着朴智旻头顶乖顺的发旋,良久开口问道:“田柾国为什么这么对你,你真的想知道?”


朴智旻死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金泰亨感受着他在自己怀里颤抖,忽然觉得这样不够,还不够,完全不够。


“智旻,我也不对你瞒什么了,索性今天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金泰亨没等朴智旻反应,兀自说下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田柾国主导的没错——我明明白白跟你摊牌了,智旻,你要学会接受现实,但我也承认,这其中有我参与。”


金泰亨停顿了两秒,将朴智旻从自己怀里拽出来,捏着他的下巴跟他直直对视:“田柾国他喜欢我,就跟你喜欢他一样,七年,他从来都没放下过我。”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朴智旻愣愣地摇头,声音嘶哑地想做最后一次的挣扎:“他跟你很久都没联系了,他不会为了你害我的,他就算不喜欢我,也从来没有其他看得上的人,他不喜欢你,田柾国他根本就不知道‘喜欢’这两个字怎么写!”


“我让你接受现实,你还是没学乖啊。”金泰亨翘着嘴角,笑意却始终未及眼底,“你还记得《乘风》试镜那天吗?结束以后你是不是去了田柾国住处,在那里等他?”


朴智旻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用于哭泣了,现在那对他来说不是一种宣泄,而是负担。


他承受不起了,什么都承受不起了,金泰亨接连塞给他的所谓真相,快要将他碾碎压垮了。


“他那个时候跟我在一起。试镜结束后他甚至在大街上拦下了我的保姆车——就是那次我们达成了协议。”


“只要他能够彻底毁了朴智旻,我就考虑跟他在一起。”


 


人遭到心理重击之时,第一反应不会是害怕、恐惧、担心或者想要逃避。


而是茫然。


彻彻底底的茫然。


朴智旻愣在沙发上好一会都没缓过神。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从一开始,田柾国就习惯寸步不离地跟在金泰亨身后,朴智旻第一次见到田柾国的时候,他就是去他们学校找金泰亨的啊。


原来他朴智旻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是个在别人的爱情里跳脚的喜剧演员。


他原本还幻想着,只要能陪在田柾国身边,再多一天,再多一天他说不定也能喜欢上自己呢;他原本以为田柾国不懂喜欢是什么,所以他想教会他,然后跟他好好在一起,认认真真地谈场恋爱,但他为什么没能早点看清,田柾国只是不喜欢他,他不是不懂感情,只是不愿把真心交给朴智旻罢了。


是报应吧,他一开始为了田柾国而接近金泰亨,所以活该被这两人玩弄。


可是他七年的喜欢又算什么呢?真的那么廉价吗?


他朴智旻,他朴智旻是有心的啊,他也会痛也会绝望的啊。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可能跟田柾国在一起的,那些都是幌子。我只是想让你看清他,然后回到我身边。”金泰亨摸了摸朴智旻的脸颊,对他笑道,“你现在明白了吗朴智旻?田柾国他不喜欢你,他不可能喜欢你,他甚至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伤害你。朴智旻,你现在清醒了吗?你看清他了吗?”


“智旻,离开田柾国,跟我在一起吧。”


 


Tbc.


————————————————


强调:效果是喜欢xio旻的他太蠢了搞不清自己的感情,虐完就好了!没zt没zt没zt 他们过去现在未来都没有感情线!另外很快就虐渣了。


(我真是求生欲很强了